| 相约东南 | 金榜强强滚 | 闽南语歌唱大赛 | 妈祖之光晚会 | 客家之歌晚会 | 互动论坛 | 联系方式 | 我要留言 | 返回首页
邓丽君胞弟邓长禧采访录
点击数:23800  发布日期:2009-3-8  关闭

邓长禧

 

 

编导手记:

在我早年的记忆中,邓丽君是和“黄色歌曲”连在一起的。那是八十年代初,我还是个很小的小孩,啥事都不懂,就听到大人们在议论“邓丽君是黄色歌女”,“她的歌不能听”。由于家里算是有一点所谓的“海外关系”,家里有一台三用机和一些磁带,其中就有几盒邓丽君的“黄色歌带”。胆小怕事的老妈听到一点儿风声,吓得赶紧把那几盒“黄色歌带”藏起来,还叮嘱我们不要到外面乱传,搞得神神秘秘的。 

时光流转,也不过弹指瞬间,很多歌手都模仿起了邓丽君,唱着一度被视为“靡靡之音”的“黄色歌曲”;而邓丽君也摘掉了“黄色歌女”这顶帽子,成了许多人的偶像。不过很快,港台歌星如同过江之鲫,纷纷抢滩大陆市场,我们也认识了很多面孔:谭咏嶙、张国荣、梅艳芳、四大天王、小虎队······•••“邓丽君”这个名字似乎被湮没在芸芸众星中,但又牢牢地占据着一些人的心。反正那时候,我并不迷邓丽君。那时,我喜欢的是像小虎队这样的青春偶像,认为他们才是我们青春的最佳代言人,觉得邓丽君是老一辈才喜欢的。 

十八岁那年,我遇到生命一部很重要的电影:《甜蜜蜜》。通过这部电影,我真正喜欢上了电影中一直没出现,却一直如影随形的邓丽君。原本以为邓丽君唱的只是甜蜜腻人的情歌,没想到在电影中,竟然分外契合那种生命的偶然与无奈。从那以后,我开始重新认识邓丽君和她的歌声,开始喜欢上这个有着甜美歌声和笑容的歌者。 

有时真的觉得世间的事,真如电影《甜蜜蜜》般奇巧,有些人你也许以为一辈子都碰不到的,竟然偏偏遇上。2008年年初,我竟然和邓丽君有了一点交集,而当中,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:邓丽君的胞弟邓长禧先生—— 

2008年年初,我接到一个采访任务:采访邓长禧——啊,邓长禧?邓丽君的弟弟。没错。马上着手查资料,邓长禧的资料很少,大部分都是讲到邓丽君时顺带提到的,他一直在姐姐的身后支持她,帮她打理很多琐碎的事物。从照片上看,他和姐姐长得很像。开始写采访提纲时,心里最初的激动被一种责任感所取代,一定要做好这期节目,才配当邓丽君的粉丝。 

终于在采访现场见到邓长禧先生了。他个子挺高,白发斑斑,和姐姐长得很像,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,但不笑的时候非常严肃——邓丽君不笑的时候可能也是如此吧?我猜测。因为是山东人的缘故,他的普通话很标准,没有什么台湾腔,听着很舒服。 

采访中,他提到了很多连我这个“粉丝”都不知道的一些事情,都是关于他和姐姐的往事,两人的姐弟情深听得我不免有些唏嘘。

邓长禧的这期节目我做得很快,却也是我投入感情最多的一期。很多素材舍不得剪掉,却不得不痛下剪刀。

仅仅过了四个月。那天开会,制作人忽然告诉我,邓长禧过世了,就是早上的事情。我有些错愕,不由得犯了一阵迷糊:真的假的?几个月前还好好的一个人,怎么就••••••邓先生是因为血管瘤过世的。当天晚上,我在网上看到了这条消息。生命无常而脆弱,生死不过一线间,不过,邓长禧可以在天堂里和姐姐重逢,两个感情深厚的姐弟可以一起促膝相谈,回忆往事前尘,一起唱着邓丽君生前的每一首经典歌曲:《甜蜜蜜》、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、《再见我的爱人》、《海韵》••••••当然,一定会有那首我最喜爱的《我只在乎你》。

 

(梦雪采访邓长禧)

访谈:

邓丽君,华语乐坛上一个响亮的名字,她的歌影响了整整一代人。我们熟悉她柔情似水的歌声,和甜美动人的笑脸,但在这甜蜜歌声的背后,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美丽与哀愁?本期相约东南中,邓丽君胞弟、邓丽君文教基金会董事长邓长禧先生,将为你还原一个真实的邓丽君,追忆和姐姐手足情深的故事。

20世纪七十年代末,,那是一个万物复苏的年代,一切都在清新的春风中,焕发出生机与活力。就在此时,一个甜美的声音也悄悄地从海峡彼岸乘风而来,滋润了人们的心田。于是,人们记住了这个甜美的声音,记住了这个同样甜美的名字::邓丽君。1953年,邓丽君出生在台湾云林,她一生的传奇,就从那里开始。

 

(邓长禧接受相约东南采访)

 

访谈:

梦:邓丽君小姐的歌声,可以说是成为全世界华人他们岁月中,非常深刻的记忆。你还记不记得,就是在你刚刚记事的时候,那个时候,你的姐姐是什么样子?她比你长几岁?

 

邓:长一岁。

 

梦:一岁而已。小的时候大家玩在一起,那时候她是家里唯一的女生,肯定是大家的掌上明珠了。

 

邓:因为小时候我们家的环境不是很好,我们家有五个小孩。

 

梦:她排行老四,你是老五,是她唯一的弟弟,也是她最疼爱的弟弟。

 

邓:其实本来我是老幺,因为我排行最末,照理说应该我比较得宠,结果整个风头都被她抢走。她等于是掌上明珠。另外一点是她也比较乖巧。她长得不漂亮,在我心目中,她小时候长得不漂亮,可是她给人感觉很亲切。尤其对我的感觉,完全没有那种姐姐对弟弟的教训,她就是爱护的感觉。那我每天会跟在她屁股后面跑。

 

梦:她那个时候都喜欢做些什么事情?

 

邓:她也时常跟女孩子一起玩,有的时候放暑假,她就带着我摘水果学骑脚踏车,有的时候就跟着我妈妈,我妈妈就带着我们两个,一手牵一个,然后去看电影。

 

梦:就你们家而言,是怎么样一个不好的状况?

 

邓:虽然说不好,但还是吃得饱。小孩子的教育可能就算是一个负担了,但我父母就是无论再苦,也让我们把书念完。这一点是我们到现在还很感激的。我爸爸是退伍军人,到了台湾他就复员了,就退役了,就靠做点小生意,像卖面卖馒头卖一些卤味,就站在街头推一个单车叫卖,这些事情都有做过。像我跟我姐姐小的时候,也都在街边摆一个小摊子卖馒头。那时候才五岁。

 

梦:真的吗?

 

邓:五岁还不会算账,一个馒头比如说是三毛钱,还有大饼切成三角形,大概两毛五一块。人家给十块钱,我们就不会找钱了,不会算账。

 

梦:不会把原来的钱再多给人家找回去吧?

 

邓:不会,那时候的人都很老实,那时候我们就把放钱的盒子拿出来,说你自己算。大人都不会欺负你,回去账也没错过。

 

梦:那个时候虽然艰苦,但应该是蛮快乐的。

 

邓:很快乐,全家每天都没有烦恼,

 

艰难贫苦的童年,形成了邓丽君独立又朴实的性格。为了家庭的生计,小小年纪的邓丽开始了跑场演唱的生活。

 

邓:后来她休学以后,早上我上学的时候,她还在睡。等到我放学回来,她已经去上班了。所以那时候很多时间就看不到她了。

 

梦:她那个时候在驻唱时候,我们知道一方面是她喜欢唱歌,另一方面可能也是为了补贴家计。一个晚上唱下来,在当时大概能赚多少钱?

 

邓:不得了,她那个时候一个月一个地方,大概就可以赚到两千多块台币。

 

梦:两千块台币在当时是个什么样的概念?

 

邓:我们家一个月的开销大概是一千二到一千五台币,全家人,七口人。所以她在一个地方唱歌,就可以让整个家里开销。她最多的时候唱六个地方,就是一天要跑六个地方,从下午一直到晚上。

 

梦:你们还记不记得,她第一次赚到钱拿回家,是给爸爸还是给妈妈?当时全家人是什么样的?

 

邓:第一次拿到钱,是我妈妈直接帮她拿的。

 

梦:真的吗?妈妈是经纪人?

 

邓:她只是14岁的小女孩,老板就直接交给我妈妈,但她也不会去计较那是她赚的,那个时候她就是感觉喜欢唱歌。那时候家里也觉得她很辛苦,也都对她特别好,但是她一点也没有说,今天这个家是我在养的感觉。

 

几年后,年仅15岁的邓丽君不得不辍学,正式开始了歌星生涯。没能在正规学校里接受教育,成了她一生最大的遗憾。

 

梦:到了15岁,她正式辍学放下所有的学业,进入专业的歌唱舞台上,在短短的两年内出了八张唱片,那个时候可能负荷非常满。那个时候作为家人,看到她忙碌的状态是什么样子?

 

邓:在她的感觉,她不觉得苦,乐在其中。因为第一年轻,第二呢,她也喜欢唱歌。尤其后来我也问她,我说你离开学校感觉怎么样?因为我们也觉得很惋惜,她其实那个时候说,刚离开学校的时候觉得还好,因为不用上学,早上不用早起。可是隔了一段时间以后,她慢慢成长了,就觉得很惋惜那一段时间。因为她觉得那一段时间是她成长的一个过程,她没办法像一个一般的正常的女孩子一样,在校园里成长,所以她等于少了那一段过程。她觉得那段时间对她来讲,是蛮惋惜的有点后悔的感觉。

 

梦:这是事后回过头来看,觉得蛮缺憾的那一段时间。

 

田文仲:我想你一天到晚都是东奔西跑,在国外演唱也那么多,在语言上据我了解,你是非常非常有能力的。

 

邓丽君:是

 

田:听说伯母好像是

 

邓:我母亲是山东人。

 

田:哎呀好极了,我看你讲几句山东话让我们欣赏好不好?

 

邓:有山东老乡在这儿吗?

(邓丽君演唱各种语言的歌曲)

 

梦:如果说在读书的那段时间,她已经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,她还有什么时间去学习呢?

 

邓:所以她离开学校之后,她也没断了学习。也是因为她没办法在学校学习,所以她不断地充实自己。她把很多,像练日文歌的时候,她把很多拼音用英文注解在上面,然后坐车的时候坐飞机的时候,她就可以拿出来练。

 

梦:所有空档的时间里面都在学习。

 

邓:练英文她就带一本字典,上了飞机她就翻字典。然后她敢讲,她不断地找人来谈话,就让她的语言进步得很快。尤其是去香港,广东话她找人就讲,一开始去她就讲。

 

梦:你在旁边一定有点紧张。

 

生活的磨练,使邓丽君甜美的歌声中,总带着些坚忍与倔强。在她众多的歌曲中,《甜蜜蜜》无疑是最为人津津乐道的。当年,,这首<甜蜜蜜>是许多人浪漫美好的回忆。其实,世间甜蜜美好的不仅是爱情,亲情同样温馨甜蜜。那么在邓长禧的记忆深处,他和姐姐之间的手足之情又是怎样的呢?

 

梦:她对你来说,她是个怎样的姐姐?在你的眼中。

 

邓:她只有我这么一个弟弟,哥哥她有三个,所以她对我的态度就是,我就是她的弟弟,所以她跟我讲话也比较贴近一点。但是她也很惋惜,我为什么不是她妹妹,可能有些女孩之间讲的话,跟我就不太方便讲。但是她总是站在一个姐姐应该照顾弟弟的份上,她多照顾我,包括她出国在外,都会帮我买一些衣服鞋子,鞋子都是她出国之前先画好样子。她甚至于在美国帮我剪头发,剪得还蛮不错的。就拿报纸中间挖个洞套在脖子上。

 

梦:真的啊。到现在为止,有没有在姐姐的一生当中,是你给她带来的影响,你在旁边给了她一个很重要的建议,然后影响了她。有这样的时候吗?

 

邓:有一年,1984年,台湾有一个十大杰出女青年颁奖,她是艺人的代表。我就打电话给她,她人在伦敦。她一听就说她奖已经很多,各种不同的奖。她说太累了坐长途飞机回来,就为了一个奖太累了。她说帮我回掉她回不来。后来我又打电话给她,她就很勉为其难,好吧好吧,就答应了。还一路埋怨。结果在飞机上认识了一个声乐家,英国一个很有名的教声乐的,他说你来伦敦我的工作室,我教你一些发音的技巧。因为他知道学流行歌的人跟学声乐的人不一样,不会吊嗓子。他就跟她讲,把电话留给她。她说这一趟收获大了,碰到一个大师级的人,然后这一趟我回伦敦,我就到他的工作室,就要去学发声。她真的回去就找他,他就帮做了一个磁带,就是每一次演出前要吊嗓子的音乐。然后就教她一些呼吸换声法。她说那个老师给珍上很大的改变。所以你可以听她的歌声,从1984年以后她的声音,跟以前发声方式就不太一样。而且她每一次要演唱前,她都要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在化妆间吊嗓子。她说我这一辈子唯一为她做的好事,就是这个事情了。

 

邓长禧的笑容和邓丽君极为相似,这也是他在整个采访中,难得一见的笑容。在他的眼里,邓丽君是一个好姐姐,是家中的顶梁柱,也是一个普通女人。作为女人,邓丽君也有自己的爱与愁,她一生演绎了无数美丽的情歌,却没有一首属于她自己;虽然她曾轻松地调侃过自己的感情生活,但她笑声的背后却是一条坎坷情路。那件洁白的婚纱,是她一生遥遥无期的梦想。

 

邓:如果谁娶了她,她真的是一个好太太。

 

梦:那一次不是差一点点就结婚了吗?后来为什么没有?

 

邓:后来就是因为男方的祖母跟她谈条件,就是要她退出歌坛,然后不能跟娱乐圈的人再来往。她就觉得变成一个条件,味道就不一样了。后来她也跟男的谈条件,我可以退出歌坛,你离开你的家,我们两个远走高飞,我们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。后来那个男的不敢,男的说我离开家庭我就什么都不是。后来她讲那就算了。

(邓长禧接受相约东南采访)

 

1995年5月8日,这一天,人们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了:邓丽君在泰国逝世,年仅42岁。那个有着甜美歌声与笑容的女子,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告别了人们。那个曾为我们带来无数美好回忆的歌者,停止了歌唱。人们说,从此,天堂里多了一个会唱歌的天使。

 

梦:听到姐姐过世的时候,你在哪里?

 

邓:我是在外面,我在台北。家里打电话找我,说她的法国男友从清迈打电话来,说出事情了,让我回电话。我心里想,大概又是法国男友出了什么纰漏,那我就回电话,没把它当一回事。后来从电话里才知道,她往生了。

 

梦:这简直是无法相信。

 

邓:无法相信,一时无法相信。然后面对老人家,也不知道该怎么样跟她说。然后刚好我几个哥哥都在家,因为第二天是我父亲的忌日,那我就先跟我哥哥讲这个事情,还瞒着老太太。后来一想,瞒着也不行,就慢慢地跟她讲。老太太也很了不起,听了以后也没有崩溃,就是说事情还是要先去证实一下。第二天我就飞到泰国,那时候消息已经出来了,第二天早上,整个消息媒体都知道了,开始打电话去家里询问。我们也就说,我已经到泰国去处理这个事情了。

 

梦:你见到她了吗?见到姐姐了吗?

 

邓:见到了。她是在送医院的途中气喘发作。我去的时候到医院见到她。第一个晚上就没办法睡,就一直在想怎么可能,真的无法接受。因为她是你家里的一个栋梁,她倒下去了,以后怎么办?眼前又要坚强要稳住,不管怎么说,全世界的媒体都在那边,你还是要挺住,把那个事情完成,而且要很顺利地把她带回家。感觉是这样的。

 

梦:我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。

 

邓:我们也不知道她有气喘,只是在那一年农历年回来,看她带了一个小瓶子喷雾剂才问她,而且我们对气喘认识也不深,也不知道它的严重性。我们只知道,气喘需要到一个干燥的地方,所以我们就给她推荐说,是不是到北京?或者是她回法国,法国也干燥一点。她说她是准备回法国,然后她说,回法国之前到清迈度个假,没想到一去清迈就发生这个事情。其实大概她过世后两年,两年的时间没办法看到她的画面,看到就会难过。当然尤其我母亲午夜梦回的时候都会睡不着。几乎每个星期我们都带她到墓园,她就坐在那边,她就舒服。她会想女儿。有时候她打电话给我就说,老五啊,她叫我老五,我又梦到你姐姐了,今天去山上看看她。所以这几年几乎每一个星期左右,都带她去山上坐一坐看一看。

 

为纪念姐姐,在邓丽君过世后不久,邓长禧创办了邓丽君文教基金会。

 

邓:邓丽君文教基金会是在邓小姐过世那一年

 

梦:就是在那一年就成立了。

 

邓:她是五月份过世,我们十月份就成立了。其实只是作为她家人的立场,我们总想为她做点事情。我们总想,她应该还有些事情没有完成。

 

梦:比方说哪些事情据你所知,是她希望透过这个文教基金会,继续延续下去的?

 

邓:比如说,她对年青的有才华的,音乐方面有才华的人,她希望去协助奖励他们。比如说她对一些贫困的妇女,她想为她们做一些事情,像这些方面。我们也是根据听她生前讲过的一些事情,所以我们想,她有很多未完成的心愿,包括她留下的很多美好的声音,我们是不是继续帮她整理,继续能够让大家传唱。当时完全抱的是这种心理。

 

十几年来,邓长禧不断以各种方式纪念姐姐,他开办以邓丽君为主题的餐厅“筠园小镇”,举办各种纪念邓丽君的展览、音乐剧、舞台剧。而邓丽君的长眠之地“筠园”,更是“君迷”们必到之处。对于邓长禧来说,无论做什么,只要是为了姐姐,他都无怨无悔地付出,因为姐姐始终是他最感激最在乎的人。

 

梦:作为邓丽君文教基金会的理事长,到目前为止,您最想做的是哪些方面的事情?

 

邓:其实我们最大的心愿,是希望能够帮她成立一个艺术学校,以她的名字为名的艺术学校,专门培养家境贫困但是有才华的一些年轻的才艺人士。那么接着我们也希望能够筹拍一个她个人方面的电视剧,把她的一生做一个戏剧方式的表达,我们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跟她神貌相似,或者声音也相似的年轻优秀的演员来饰演这个角色。我们可以把她很多美好的歌声放在里面。

 

有人说,有华人的地方,就有邓丽君的歌声。她的歌声是一个时代的印记,是一代人的集体回忆,就算时光流逝,人们记住的,依然是那个歌声甜美笑靥如花的女孩。

 

(主持人与邓长禧先生合影留念)

 

相关链接:

邓长禧忆姐姐邓丽君

女人会包饺子才嫁得出去

那个喜欢穿粉色,擅长唱甜歌的温柔女生,似乎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们的视线:唱片架上至今还有她的情歌专辑,电影里还放着她的《甜蜜蜜》,KTV里还贴有她微笑着的海报,上海又即将有一场《思君十年"芳华十八"邓丽君金曲演唱会》要上演……邓丽君唯一的弟弟邓长禧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吐露:其实外表光鲜的姐姐从来内心都是传统的,她甚至一直相信,一个女子的婚姻与会包饺子有关。

 

脚踏车:第一次"商业演出"的回报

4岁,一个人偷跑到照相馆拍“美人照”,邓丽君没表现出一点不自然:脑袋侧歪、双手合握、下巴收紧,没有人教这个小女孩如何摆“甫士”,可不得不承认,她还真有点像模像样。在弟弟邓长禧的印象里,比自己长1岁的姐姐从小就是“出风头”的,家里5个孩子中唯一的女儿,受宠成为了一种必然。邓长禧回忆说,小时候,姐姐就喜欢哼哼唱唱。那时候,她常去邻居家玩,没有其它的爱好,就围着收音机转,凭着不错的记性,但凡听过的歌曲总能过耳不忘,“她喜欢在家人面前表演,以此换来掌声”。

和所有小女孩一样,邓丽君天生喜欢“漂亮”。邓长禧记得,家门前歌仔戏表演团一走,小姐姐就把鞋油盒子当麦克风,把红红的扶桑花插到头上权当珠宝,穿上爸爸的大衬衫当戏服,咿咿呀呀模仿着唱戏,偶尔莫名其妙地感动,抽噎着哭个不停,“假戏”倒有点“真做”的味道了。“印象里,小时候,她唱黄梅戏比较多。”邓长禧告诉记者,因为母亲喜欢看电影,当时黄梅调的“梁祝电影”盛行一时,邓妈妈带着女儿去看了好多次,耳濡目染下,邓丽君的黄梅调开始唱得有模有样。渐渐地,四方街邻都传开了,“邓家有一个会唱歌的女儿”。有一次,一位租车行的老板与小邓丽君约定,只要她唱一首歌给他听,他就把脚踏车免费租给她用,而且不限定时间。邓丽君倒也不胆怯,大大方方地唱歌,屡次让老板满意,于是,骑着脚踏车的小邓丽君成了邻居眼中的一道风景。这也算是她第一次“商业演出”的回报吧。

在唱歌方面的天赋逐渐显现,邓爸爸对这个小女儿自是格外看重,每天清晨,他都用脚踏车载着女儿到离家不远处的小河边练声,迎着朝阳的小女孩一遍又一遍地唱。

 

英文书:出国皮箱里的必备品

很多人都奇怪,14岁就因唱歌而退学的邓丽君,缘何能讲一口流利的英文?邓长禧告诉记者,姐姐每次出国演出,皮箱里一定装了两三本有关英文文法的书,每晚临睡前也总要温习一下。不过说起来,邓丽君的英文底子打得那么牢,还要归功于一次偶遇。

1973年,刚从外地演唱完回家的邓丽君,遇到了隔壁邻居,这位美国学校的教务长无意中提及,美国学校正在收插班生,问她是否有兴趣?一直懊悔自己过早离开学校的邓丽君,兴奋地参加了考试,出乎意料地,她竟然被录取了。刚进入美国学校的时候,邓丽君的穿着很是漂亮,引得周边同学议论纷纷,闻得风声的她随即“入乡随俗”,尽量“低调”亮相,不再穿着漂亮衣服上学去,而是尽可能“土里土气”。邓长禧回忆说,提及当初的这段历史,姐姐还曾说:“我不愿让同学们认为我很特别,我总是故意使自己变得跟她们一样。”

聊到穿着打扮,邓长禧听姐姐说过这样一个笑话。有一次,母女俩一起逛街,听到旁边有人叫“邓丽君”的名字,她没有在意,转身走开了。事后,母亲告诉她:“他们刚刚在说,为什么邓丽君本人那么丑啊?”母亲责怪她为什么上街也不打扮一下,邓丽君说:“丑不丑是我自己的事,何必为了别人说声漂亮而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,这样累都累死了。”

 

饺子:手把手教会管家包饺子

一个人住在香港赤柱,住所内的食用水也要从法国定期送到,而且都是名牌矿泉水,邓丽君的生活,精致得让人觉得有些不自然。但邓长禧告诉记者,其实姐姐是个质朴之人,传统到认为“只有会包饺子的女人才能嫁得出去”。在弟弟的印象里,姐姐喜欢吃,每年回台湾和家人一起过春节,吃团圆饭,家里人总会安排她最喜欢吃的熏鸡、红烧猪手。不过,她自己最喜欢包饺子,甚至手把手教会了香港住所里的管家,她常说,女孩子要懂得包饺子才能把自己给嫁出去。

在弟弟看来,虽然姐姐有时候会把厨房弄得乱七八糟,但她很喜欢下厨做菜,也喜欢去逛菜市场,“她看到那种很嫩很嫩的小白菜时,会非常感动”。邓长禧回忆,有一段时间,他去姐姐香港的家做客,当时贵为红歌星的邓丽君亲自到房间帮他铺床,收洗脏衣服,然后一边话家常,一边干家务活。“那种感觉,就像是一个女主人在料理家事。所以她如果结婚,会是一个很好的妻子,也会是一个很好的妈妈,我相信她会做得很好。因为我跟她在一起生活的日子里,她都会照顾我。”


关闭
网友:183.61.241.*  2013-1-30 13:54:38 发表
标题:心中的女神
我心中的女神
我要发表评论网友评论 1 条,点击查看
标题(限50字):
 
 
内容(限255字):
验证码:  9525
 
版权所有 2008 海峡卫视《相约东南》栏目组   网站备案号:闽ICP备09008422号    网络技术支持与维护福州书香网络公司
  联系电话:0591-87551008 87552008
  联系地址: 福州市鼓楼区梅峰支路95号梅峰苑梦工厂
设计制作 福州网络公司 书香 网络公司 design by shuxiang